抱春而死。
月更少女。TAG:全职/龙族/MONSTA X
 

《【络娜】钟情》

迷人海妖睁开诱人双眸,于是她心甘情愿地沦陷,万死不辞。




-

两点一线的生活很无聊。
至少对于万丽娜来说是这样没有错。

工作之后原先的生活瞬间被抛在脑后,每日BOSS丢下来的任务足够填满整个办公桌,明明只是个编辑,却几乎包揽了所有部门的小杂务。不过也许是因为万丽娜长得太可爱了,部门发小蛋糕当下午茶的时候姐姐们总是给她留多一份。
部长是个中长头发的温柔姐姐,比她大上几岁,成熟得不得了,偶尔万丽娜趴在桌上对着电脑屏幕上满满的文字发呆的时候总能被塞上几块饼干权当慰藉,就像——现在这样。
万丽娜把好看的脸磕在桌上也不觉得心疼,叹了口气道:“谢谢朵子姐。”
冯薪朵瞄了一眼完成的差不多的任务又看了眼逼近下班时间的钟,终于决定大发慈悲一次。

于是万丽娜告别了在旁边睡得天昏地暗的李艺彤和戴着黑框眼镜敲电脑的副部长黄婷婷,喝着咖啡看剧的陆婷以及茶水间凑在一起不知道在聊什么的小伙伴们踏上了回家的路。
她已经盘算好了,回家就立刻喝上一杯牛奶,然后窝在沙发上把昨天剩下的那部特别好看的侦探剧看完。
可惜这个世道向来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万丽娜看着近在眼前却进不去的家门一时语塞。她租住的公寓靠街,推门进去是玄关,上去才是住人的地方。如今门口地毯上正蜷缩着个女人,一只纤长的手臂探出,搭在锁着的门把上。万丽娜隐隐觉得这人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尤其是她现在一副睡得人事不省的样子。
不过当务之急是先进家门。
于是万丽娜小姐轻轻蹲下来,小心翼翼地拍了怕她的脸:“嘿,你还好吗?”
没有反应。只是这一碰万丽娜才发现对方的脸颊烫得不正常,发丝散乱着贴在脸颊上,虽是十足十的漂亮,情况却不得不让万丽娜担心。
“不是吧…”万丽娜皱了皱眉,又不好把人随便放在一旁,只好艰难地维持着搀扶的姿态从口袋里摸出家门钥匙。怀里的人估计是因为不太适应这么大的动作幅度,抗议性地哼了哼。因为缺水而有些起皮的唇殷红泛着殷红。
万丽娜好不容易把她拖进客厅放在沙发上,自己跟着趴在边上大喘气,这才得了空隙仔细瞧了瞧对方。眉头不舒服地蹙起,唇角豆沙红的妆容蹭出来了一些,她简单地裹了件一字肩的上衣,套着有些起皱的牛仔裤和绑带断了的高跟鞋。
… …这是怎么了?万丽娜满头问号,坐在地板上思考了五分钟还是决定先给她量个体温再决定怎么办。

“你还真是心大,这万一是什么恐怖分子被你带进来了唉你可怎么办啊辣宝儿。”被万丽娜从公司叫回来救场的李艺彤揉着额头踏进房门一边喋喋不休一边打量沙发上的人,身后跟着抱了一袋小面包的黄婷婷,眨巴眨巴眼睛往里头瞧。
黄婷婷做事一向比李艺彤靠谱许多, 没去理会光顾着数落的李艺彤和低头乖乖挨训的万丽娜,拿起温度计看了一眼。
39度3,不太妙。
她刚刚皱起好看的眉毛,再把目光挪到对方脸上时,一瞬间愣住了。
李艺彤刚结束她的慷慨陈词终于想起正事,转头就看见黄婷婷的欲言又止,试探性地问:“婷婷桑?”
黄婷婷抬头对上她的视线:“这个人…我好像认识。”
万丽娜唰地把视线投过来,听见黄婷婷清清冷冷的声线道:“这不是徐总监的女儿么。”
总监带了三个部门,刚好囊括了在场三位所属的编辑部。
万丽娜战战兢兢:“那…怎么会在我这儿?”
李艺彤一起战战兢兢:“好…好问题、婷婷桑我们…”
还是黄婷婷比较果决:“徐总监最近没有公开行程大家都联系不到人,先去医院,然后把他的助理叫过来看看?”
万丽娜懵懵地看着李艺彤,半晌想不起来那位低调的助理。到底还是李艺彤朋友圈广,在通讯录里翻了半天,找出名片来。
万丽娜瞟了一眼,许佳琪。

医院的温度有点低,万丽娜扯紧了从屋里摸出来的针织衫保暖,吸了吸鼻子。去医院的出租车上徐子轩——万丽娜刚刚从她那里知道的名字——醒过来一回,朦朦胧胧地看了她一眼,然后一下歪倒在她怀里,把万丽娜吓了一跳。
坐在副驾驶的李艺彤目睹全程,忍不住笑着调侃:“哎哟还挺黏你。”
万丽娜咬牙切齿:“李、发、卡。”
快到的时候小姑娘彻底清醒过来了,也不知道是发烧烧的还是羞的,脸颊绯红地从万丽娜怀里直起来,又因为晕眩靠在了车窗上,略带茫然地扫了一圈有些拥挤的小轿车。
“徐…小姐。”黄婷婷叫了她一声。
那头轻轻地咳了一咳,嗓音沙哑得像三天没有喝过水,粗粝地摩擦着,极轻地应道:“叫我徐子轩就好。”
万丽娜探了探她仍旧发烫的额头,小声地给她解释刚才发生的一切和目的地,徐子轩也没有躲,安静地任由一个陌生人去摸她的脸。只在听说要通知徐总监的时候她不高兴地撇了撇嘴,有点像是小孩子撒娇,眉目间又带着冷锋,说不出的疏离与冷淡:“我不想见他。”
万丽娜心软又嘴快:“那你可以先住我那儿。”
还没等招来黄婷婷和李艺彤不赞同的瞪视,徐子轩就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的笑声也很低,如她垂下来的长睫,摇曳的。
她说:“好啊。”

等把徐子轩送进输液室李艺彤才逮着机会向万丽娜开炮,急得不行:“不知道徐总监跟她闹了什么矛盾,但你这么自作主张收留人家,到时候追究起来你还要工作不要了?连自己都照顾不好你还…唉急死我了。”她零零落落数了一大堆坏处,再看万丽娜,她正盯着输液室里闭着眼假寐的徐子轩,担忧埋在眼底,李艺彤这就知道她是彻底劝不动了。
她转而投向黄婷婷:“婷婷桑——你劝一下辣宝儿嘛,你看看她。”
黄婷婷没接茬,只是问万丽娜:“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万丽娜反应了一会儿,然后点点头。

其实说实话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能够接受让一个完全陌生的女孩子住进家里来,或许是因为徐子轩的眼神太令人难过了,像是曾被重伤过的家猫,褐色瞳孔后是被小心包裹起来的脆弱,而万丽娜本能地心疼她。
“发卡你放心吧,我有数的。”她如此回答,于是李艺彤只好闷闷地闭嘴,坐在一边跟黄婷婷玩联机消消乐,一起等着许佳琪的到来。

已经很晚了,输液室里没有多少人,她们又安静非常,所以高跟鞋触地的声音格外地清晰。万丽娜困得不行刚刚倚着靠背眯了一会儿,睁眼便是一双修长的腿,裁剪得体的公务套裙将对方秀美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却偏偏没有一丝下流的意味,仿佛狼群中前来巡视的头狼,下巴抬得高高的,只有颌侧露出柔和的线条。短发对于眼前人来说没有任何违和感,她驾驭得极好,话音出口也是干净利落,如她本人:“出什么事了?”
是许佳琪。
万丽娜又迷迷糊糊地把事情解释了一遍,许佳琪沉默了一会儿,竟然道:“那就拜托你先照顾她几天了,我先去联系总监。”没有反对。说完她向站在旁边没有出声的李艺彤和黄婷婷道了个谢,径直转身边走边拿出手机打电话,高跟鞋依然凿地踩得震天响。
…好酷,万丽娜默默在心里感叹了一句。

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万丽娜没有受到任何阻拦地,把徐小姐领回了家。黄婷婷确认了没事之后再三叮嘱万丽娜需要帮忙就打她的电话,便也拽着李发卡走了,万丽娜只疑惑了一瞬间为什么她们俩要一起走,就想起来她们合租不久的事。
她没接着思索下去,只是扶起了比她高上快一个头的徐子轩,她烧退了一些,却还是虚弱,脚步飘着不稳,却仍然执拗地要求自己走。万丽娜拿她没办法,也只是虚揽着她纤细的腰。
万丽娜一边看路一边照顾人的本事也还算是有,只是偶尔与身旁人视线相接让她的呼吸悄悄地乱了一拍,那人垂着头,黑发不听话地在风里翘起,万丽娜悄悄忍下替她理好发丝再碰碰她脸安抚她的欲望,把手臂收紧了些。

万丽娜的公寓不大,但是胜在周围环境安静,她跟父母分住两个城市,隔得不远却也思念,因此她不太能理解徐子轩缩在她的沙发上小口小口啜饮着本来属于她的甜牛奶时话语间流露出来的,对于她父亲的敌意。
“他不该去招惹那些狂蜂浪蝶的。”徐子轩望着眼前的电视,综艺正播到高潮的部分,一个接一个弹出来的后期字幕让人忍俊不禁,可她没有笑。光影打在她因为生病而苍白无比的脸上,她的神色倔强又不安,像是怕极了又像是骨子里藏的傲慢,她只是把唇抿成了薄薄的一线,失去了最后一点血色。
“这样她们就不会来找我,也不会说那些难听的话。”
万丽娜抱着毯子坐在她旁边,闻言抬起头,哑声问:“她们说什么?”
徐子轩好像是笑了下,玩笑开出来则笑意更深,简直可以称得上是花枝乱颤:“也没什么,小孩子不要听。”
“你别乱说!我比你还大四五岁呢!”知道了徐子轩真实年龄才二十后万丽娜不由从心底升起了一股微妙的得意,从来都是被当成小妹妹惯到大的她总算找回那么一点当姐姐的感觉,更何况徐子轩现在斜斜地靠在沙发上,一双桃花眼温柔缱绻。
徐子轩从她手里接过毯子,却反手盖在了她身上:“谢谢你。”她认真地看着万丽娜,默不作声地感慨缘分神奇,只是盲目地逃出来,随意地落脚。
却像倦鸟归家。

“你早点睡吧,烧还没退干净。”万丽娜替她把床铺好,客房还没有收拾出来,徐子轩暂时跟她睡一间。虽然床足够宽敞,万丽娜还是有些微微的不自在,她把自己塞进被子里,试图去忽略空气里飘来徐子轩身上桃子的香气。那是她新拆封的洗发水,意外地非常契合她。她本身应有少女的香甜,只是被那些她不愿意说道的遭遇磨成了一副凉薄的风情,借了万丽娜手机充电器的她窝在枕头上刷朋友圈,又分明是软甜软甜的棉花糖。
“我报了平安。”她晃了晃手机说。
万丽娜说好,又觉得摸不透她,却因此对她愈发好奇,她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徐子轩这个人,连同她身上三千三个小秘密,最好能一个不落地全部告诉她。
等她收回漫游的思绪,徐子轩已经放下了手机,从被窝里抬起头仰视着万丽娜,白皙的小臂垫在她瘦得尖尖的脸下,睡衣的领口太大露出一小截漂亮的锁骨,万丽娜不敢直视对方雪白的肩颈,怕应付心里涌上来的热流,只听到对方笑了笑。
“辣宝儿,我这么叫你,可以吗?”
万丽娜想说好啊,再好不过了,虽然我们认识了七小时还不到。
“那你叫我络络。”徐子轩的话不容置喙,恰恰好,万丽娜也不想拒绝。



醒来的日子是周末第一天,万丽娜作息向来规律,早上八点不到的闹铃或许也是主要原因之一。她打着哈欠揉揉眼睛把最后剩余的一点困意驱走,身旁竟然已经空了。万丽娜一愣,不知为何心头慌了慌,立马翻身跳下床要喊徐子轩的名字,只不过三个字辗转舌尖半圈,还是没有吐出。
从门外飘来的厨具碰撞声安下了她的心。
万丽娜轻手轻脚地踩上拖鞋走出去,半敞开式的厨房里徐子轩正背对着她煎培根,依然穿着昨晚由万丽娜亲手给她挑的大码睡衣,在她身上宽松得很,长发垂在胸口前,露出天鹅颈。
万丽娜呼吸顿了顿,开口叫了她:“络络。”

明明是第一次喊她的昵称,却熟稔的仿佛认识了多年,而徐子轩回过头来冲她笑得温柔,招了招手。万丽娜走过去接过瓷制的盘子,视线在徐子轩更为细腻的指尖流连一阵。
“尝尝,”她笑着说,“很久没做了,手有点生。”

好吃,好吃得超出万丽娜的预期。
她本来以为,照徐子轩这副瞧起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模样,应当是个料理黑洞才对。可惜让她失望了,徐子轩不但煎得一手好培根,还会做好几碟小菜。万丽娜上班之前还有充裕的时间给自己来个精致早餐,工作之后反倒忙于琐事,厨房也已经许久不用了。
难得尝到飘香的早餐,差点没哭出来,咬着勺子夸徐子轩:“超级好吃啊络络,你怎么什么都会?”
徐子轩不好意思地笑,嘴角翘得高高的。

吃饱了万丽娜才想起来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徐子轩,想了想只好把平板扔给徐子轩让她找点视频看,自己抱着电脑准备把昨天未完成的工作补一补。
徐子轩识趣地没有打扰她,借了个耳机靠在一旁看最近大火的综艺。

她个子高而瘦,一双修长的腿折在沙发角,怀里抱着软绵绵的靠枕,万丽娜作势盯着电脑手底下敲敲打打,心思早就已经飞了。
漂亮的小腿曲线连着圆润的膝骨,过于瘦削的大腿紧实得要命,长款睡衣遮住….、遮住…
万丽娜突然停了手。
徐子轩抬头看她,歪了歪头:“过来?”
万丽娜清楚地听见脑子里的声音一字一顿地说去他妈的工作。

她走过去,徐子轩却放下了平板。万丽娜想着怎么难道不是让我陪她看综艺吗,被吻住了。她想说些什么,可大脑霎时一片空白,走马灯似的闪烁过好多句话,唯独没有挣脱这个选项。她只觉得徐子轩的吻温柔得可怕,湿润的舌尖探过来,轻而易举地撬开了防御——或者说,这防御本来就是不存在的。
很奇怪,这是她们相遇的第十五个小时,而她们在接吻。

空气里火花噼里啪啦,徐子轩堪堪接住软在她身上的万丽娜,额头抵着她肩膀笑得停不下来。万丽娜没她这么从容,唇上触感还在,热得发烫,心跳超过一百八十迈,清空所有不相干的思绪,将她一把火烧了个通透。靠啊,她在心里骂,万丽娜你这个死颜控。
徐子轩笑的时候比她冷着脸要生动许多,只有这时候她看起来才多了几分少女的活泼与狡黠,只是现在笑得太过于牙不见眼,万丽娜赌气地哼了一声。
“放开我。”
“不放。”新晋流氓选手深得电视剧真传,颇有放手我就要死的软蛋风范。
万丽娜挑眉,然后伸手去挠她的腰,搭在肩膀上的手突然退去,徐子轩终于如她所愿笑倒在了沙发上,万丽娜却也没有像她说的那样起身就走,她屈膝顶开徐子轩并起来的双腿,态度强硬地抱住了她。

“我呢,没什么钱,工作也是在你爸手底下。”
“长这么大唯一的优点就是对别人好。”
徐子轩安静地听着。
“你跟着我…算了这话听起来像混黑道的。”
“我对你好。”
万丽娜没能说完。
徐子轩的食指抵在她唇上,含糊而暧昧地抹过带水的唇瓣,她轻描淡写地将自己交给万丽娜,什么也不顾,什么也不想,只说好。万丽娜握紧她的手,徐子轩就连指节都比别人要硬上几分,整个儿蜷起来抵在万丽娜掌心,万丽娜看见她的口型,笑起来,什么呀——爱不爱的,多傻。

晚上她们踩着黄昏的尾巴出去觅食,走街串巷的商贩步履匆匆,路灯在短暂的黑暗之后突然亮起,徐子轩在这时收到了来自许佳琪的电话。她应当正和吴哲晗在一起,开了免提之后冷清的嗓音多了些沙哑与温和,说是都处理和安排好了,让徐子轩回去。
徐子轩在这头没说话,好像已经习惯了跟长辈做抗争,于是许佳琪没有强求她,让她把电话给万丽娜。
万丽娜接过发烫的手机,另一只手握住徐子轩:“喂?”
许佳琪说,你劝劝她。

万丽娜觉得还没被食物填满的胃里已经沉重,她犹豫着张口,听到许佳琪把时间宽限成了三天,试图说服她这是为了徐子轩好。矛盾横亘在那里只会是一根卡喉的鱼刺,万丽娜不能更清楚了。
为了徐子轩好,她答应了。

徐子轩皱了皱眉,把万丽娜带进了火锅店,一边陈词:“我不想回去。”
万丽娜撇嘴:“我也不想你回去,可你要…”
徐子轩打断她:“我在国外读书。”
万丽娜说我知道,我还知道你在放春假,可是不行。就好像被下了禁锢的野兔,暴躁狂怒地在笼子里嘶吼咆哮,却是在做无用功。万丽娜怜惜地看着徐子轩咬住的下唇,生起了自己的气。
“算啦算啦。”最后反而是徐子轩靠过来安抚她,“没关系的,三天足够了。”
三天足够什么?万丽娜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塞到碗里的午餐肉夺去了注意力,她感受着美食在舌尖化开的感觉,决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所以最后情况究竟是怎么发展到这个地步的?
万丽娜仰面躺在床上,眼前是徐子轩垂下来的长发和身上微妙的熏香,精致的五官与带了刃的目光,一寸一寸地将万丽娜舔舐干净。她莫名的紧张,接吻过几轮,指尖不安分地撩起上衣下摆,万丽娜却觉得自己没有做好准备。
第二十五个小时,她们在床上。
徐子轩很小心,探询地望着她,分明年龄还没有她大,手法却纯熟而老练,万丽娜迷蒙地攥住她的手,像溺水的幼兽渴求一根浮木。徐子轩停住了动作,极轻地叹了口气。
“你来吧。”
万丽娜突兀地失去了所有的僵硬与不安,她撑起上半身,看见徐子轩扯掉身上挂着的睡衣黏腻地贴了过来索吻,乖巧地将自己送进万丽娜的手里。真要命,姣好的线条紧紧地贴在万丽娜身上,她仿佛能够感受到自己喉间烧灼,于是她翻身压住徐子轩。
“你确定吗?络络。”万丽娜声音压得低,情人间的低语让徐子轩轻轻地哼了哼,长腿微微屈起蹭了蹭万丽娜,换来一记脖颈上的吻。她仰起头,说快点。
万丽娜不是第一次亲吻女孩子,却是第一次实实在在地绷断了理智的弦,手底下也没了节制。她希望徐子轩热烈地回应,正如她做的那样。

两天之后总监来接徐子轩走,万丽娜没有留她。
因为在那个晚上,她的络络轻喘着在她耳边保证,她一定会回来找她的。
就像在遇见时不对她设防一样,万丽娜无条件地信任徐子轩。
她不意外地在另外一个天气晴朗的下午收到了徐子轩的短信,甜蜜的、像从遥远的未来寄来的情书。徐子轩在末尾加了个小表情,催她赶紧下班。
“辣宝儿今天走这么急?”李艺彤咬着小蛋糕看她飞速地收起自己的东西冲下楼,甚至没顾得上去理会身后要给她小点心的冯薪朵。
黄婷婷波澜不惊:“女朋友来接呗。”
李艺彤回身再自然不过地撒娇:“婷婷桑我们也回去嘛——”
“别闹了,等我写完。”

冯薪朵没眼看地躲回了办公室,三层的落地玻璃窗正对着大楼的停车场,冯薪朵瞧见前阵子考了驾照的徐子轩献宝似的把那辆不起眼的沃尔沃给万丽娜瞧,得到了一个久别重逢的拥抱。
这日子还让不让人过了?!



end.






——

写完啦,小甜饼!

 
评论
热度(104)
© 抱春而死。/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