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苏】千梦

“我有一千个梦,九百九十九个关于你。”

“剩下那一个呢?”

“只有你。”

——

大概是一个短篇坑,慢慢写。

比赛的过程参考原作的部分会比较多,会仔细研究两个战队的打法。

想努力表达出两个女孩子细腻的感情。


——


  陈果来叫苏沐橙吃饭的时候,苏沐橙正捧着手机刷微博。电脑因为长时间没有操作已经进入休眠状态,灯也并没有开,手机屏幕的亮光映着苏沐橙浅浅笑着的模样。

  “吃饭啦沐沐!”陈果啪地一声把灯打亮,“明早九点的车去S市别忘了——”

  苏沐橙应声,食指快速滑动着微博首页,在点赞图标上飞快地摁了一下站起身来。


  风城烟雨:后天烟雨的主场比赛对战兴欣,加油加油。

  微博内容后是一个心的表情。


  虽然知道不过是公关团队笔下的作品,苏沐橙还是心情颇好地点了赞,把手机放在一旁跟着陈果下楼。方锐已经坐在那儿了,安文逸刚给自己乘完饭,唐柔在看视频,苏沐橙看了一圈奇怪地问了一句:“叶修呢?”

  陈果拉了把椅子坐下随口答道:“噢他啊,站外边抽烟呢吧,这几天小柔嗓子不好。”

  苏沐橙了然。


  汤味很浓,苏沐橙小口小口地把汤喝完,放下碗正要抽纸巾的时候叶修进来了。

  陈果眯起眼睛:“我们是包了辆车?”

  “两辆。”叶修纠正她,“莫凡也去,晚点儿带行李过来。”


  晚上十点半。

  苏沐橙踩着拖到地毯上的被角把自己扔在床上,空调温度开得不低刚刚好,窗外雨声淅沥。她仰躺在床铺上,怀里抱着她的枕头。曾经有电竞杂志的撰稿人做嘉世战队的专栏,把当时的叶修夸了一顿后笔锋一转到她身上,评价她是“外表柔软温婉”,她笑得前仰后合拿着杂志给叶修看,而这份杂志得到了一份“胡说八道”的友好回复。

  她想起来她似乎应该给楚云秀打个招呼,十一赛季伊始,烟雨也在做出适当的战术调整以后打出了一个不错的开局。

  手机发出震动提示音,是微信消息。


  风城烟雨:沐沐?


  楚云秀微博名称和微信名称都非常耿直地用了账号卡的名字,苏沐橙本来用的是本名,想了想也换成了沐雨橙风。她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窝进被子里指尖飞快地敲打屏幕回复。


  沐雨橙风:我在我在,对啦明天我就去S市啦,晚上要不要一起出来看个电影?最近新上映的那个听说超级好看!

  风城烟雨:好啊。正好我也特别想看


  苏沐橙可以想象得到屏幕对面的女队长必然是以一种极慵懒的姿态打字,提到电影时嘴角微微上扬,就像她们在电视机前面吐槽男主角尴尬演技时的那种笑,轻松又愉快。

  想到楚云秀的样子她的心情开始变好。


  沐雨橙风:那明天见!


  对面回了个OK的颜文字。苏沐橙一笑,把手机屏幕关了扔在一旁。三言两语短短的交谈就像是春日细雨,简简单单地把她心里关于叶修退役的复杂情感散得差不多了。

  她从来都是最明白叶修的那个人,她也看得见这两年叶修付出了多少,又是怎样把兴欣从一个七拼八凑的草根战队带到如今全联盟瞩目的后起之秀。因此,对于他的退役,她更没有立场去抱怨什么。

  一个字也不能。


  但她也是最为失落的,不仅仅是因为她已经跟叶修搭档了许多年,更是因为沐雨橙风,本来就该是他身边最为耀眼的一颗星。

  心情格外复杂。



  S市也是一片薄雾漫漫,刚下过雨的空气中湿润感分外浓重。苏沐橙把喝了一半的果汁放到桌上,转身拉开浅色的窗帘。房间分好,苏沐橙毫无疑问地跟唐柔妹子一间。房间在十五层,窗外是一览无余的高架桥和高楼大厦,苏沐橙盯着显得无比渺小的绿树发呆,思索着从什么时候开始S市也不再有那种古色古香的气息了。

  唐柔把箱子放下,有些好奇地过来看了一眼:“沐沐,看什么呢?”

  “啊,没什么。”苏沐橙回过神来,重新咬住果汁的吸管。


  她在等楚云秀。

  因为楚云秀说好了下午就来接她,苏沐橙乖乖地待在酒店房间里看她的小说,把午间最闷热的时间段打发掉,直到电话铃声响起,她正读到完美的大结局。

  “我在楼下。”经过电话处理后有些沙哑的嗓音响起,苏沐橙从沙发上蹦起来。

  “马上来!”

  那边似乎传出了笑,却不太清晰,随后电话被挂断。


  苏沐橙三两下穿好运动鞋,又对着镜子理了理自己因为整个中午没动过地方而有些乱糟糟的长发,这才拿起房卡出了门。大堂门口停着辆黑色SUV,楚云秀把车窗摇下来,好让苏沐橙一眼就能看见她。

  “秀秀!”苏沐橙叫她,她抬眼瞄过去,把车门的锁给去了,半真半假地抱怨了一声,“怎么才来。”

  “收拾了一会儿,不然小柔回头该有的忙了。”苏沐橙答,在副驾驶上坐好,顺手拧开了车内电台。楚云秀也不拦着她,一脚油门把车开出去,由她随机跳着频道。


  “什么时候考的驾照?”苏沐橙望着车窗外匆匆闪过的街道问。

  楚云秀有些讶异,转而笑着回答:“沐沐,我已经成年好几年了啊。”

  苏沐橙一愣,后知后觉地“噢”了一声。


  是了,她总是忘。


  楚云秀惯常是那样的性格,总是把事情考虑得万全,思前顾后,总做不得决定。这也是她被人诟病的理由,苏沐橙却觉得可爱。女孩子嘛,心思细些又不会如何,她是真不理解为什么楚云秀会因为这个被说不称职。

  她去问叶修,叶修想了一会儿,这么告诉她。

  “总有些人生来就不满别人是如何优秀,找些莫须有的理由也能把这人挑得错误百出,可是她本来不该承受这些,也就亲近些的人能看得懂了。”

  说完他又自嘲,抽完最后一口烟把它摁灭在烟灰缸里。

  “哥真是挺少说这种听起来特有哲理的话。”

  苏沐橙觉得有道理,前一句和后一句都是。


  楚云秀带她逛留园,又在寒山寺外转悠了一圈,到底还是把车停在了湖边。

  这不是什么风景名胜,就是个不知名的小湖泊,立了个牌子打算建现代化公园,也没什么人来,只有几个拿着太极剑的老爷爷老奶奶慢悠悠地比划着。

  楚云秀熄了火拔下车钥匙,她穿一双松糕鞋,纯白色的女式衬衫莫名地加上了知性的光环,苏沐橙打趣她:“这就是传说中的体验猫穿衣服?”

  楚云秀故意撇嘴:“去你的。”


  楚云秀唇色偏浅,很适合正红色的口红,苏沐橙总说豆沙色显得她病态美,楚云秀不置可否。然而苏沐橙现在打量她,氤氲开来的色彩再契合她不过,眼尾精致的眼线仿佛在悄无声息地宣告烟雨队长对见她的重视。

  她随口称赞:“今天的妆很漂亮啊秀秀,要被你迷倒了。”

  楚云秀弯了弯眸,小心地把她往路中间捞了一把,免了她掉进湖里的悲惨命运。


  晚饭在留园边上的饭馆随便吃的,位置靠窗,苏沐橙得以从二楼视角向下俯视,楚云秀给她夹了一筷子菜。苏沐橙向来不喜欢太过于复杂的菜式,自从多年前两人第一次在苏州见面的时候她们就习惯了在这家餐馆解决掉晚餐。她嘟囔了一声谢谢,忙着解决碗里的盐水虾,无暇把音发得更清楚了。好在楚云秀并不计较这些。

  这已经是她们认识的第七个年头了,从第四赛季开始的关系经久不衰,每年夏休期苏沐橙都泡在苏州楚云秀的小公寓里度过,美其名曰是跟好友度过漫长的假期,省略掉的则是彼此的私心。苏沐橙喜欢跟楚云秀待在一起,不管有话题还是沉默,她从来都不会觉得不适应,就好像是两块完美契合的白玉,在最恰巧的时段相遇。

  苏沐橙记不得是什么时候开始这段单纯的友谊开始变质的,也许是她发现自己在无意识地看着跟楚云秀的聊天窗傻乐的时候,又或者是楚云秀在昏黄的路灯下揽着她闲散地低语的时候,再不然就是她被摔在那间小公寓的门上而楚云秀疾风骤雨般地吻她的时候。

  她迎着楚云秀的目光,就好像迎着耀眼的旭日。

  楚云秀笑了笑,低头刷新订票的单子和电影院的地址,在苏沐橙面前晃晃手机屏幕,她白皙的手腕自收窄的袖口伸出来,格外纤细:“喏,就是这家了,你觉得怎么样?”

  电影是最近新上的魔幻片,苏沐橙点头,连片子带影院就是她想选的那个,比赛完之后再去,时间刚刚好。


  从餐馆走出来的时候天边刚擦黑,时间还早,楚云秀扫了眼腕表,刚过七点半。

  “不然给唐柔妹子打个电话,今晚住我那里好了。”她这么说道。

  苏沐橙只犹豫了片刻,便摸出了手机飞快地敲打键盘,短信发送提示音“嘀”地响起,她冲楚云秀眨眨眼,道:“好啦。小柔现在肯定会看见短信的。”

  楚云秀扬眉,倒也没有说什么,靠过来轻轻地抱了她一下,又迅速地松开。深褐色发丝软软地蹭过苏沐橙的鼻尖,是苏沐橙熟悉的薰衣草洗发水的味道。苏沐橙再自然不过地伸手牵住她的女朋友,向那辆驻留在夜色中的SUV走去。

  苏沐橙把呼吸放得轻又浅,空气里微微的闷热带上了楚云秀身上好闻的香水味,她们上一次这么牵着手走似乎还是去年的事情,媒体拍两位全明星选手的感情之好拿这个作为吸引读者的噱头,两人都没有生气,好脾气地任他们换着角度拍,苏沐橙甚至还露出个小小的笑容,更衬得她可爱。虽然后来楚云秀窝在被窝里吐槽报纸上照片拍的人腿短,苏沐橙还是小心地拿剪刀把那张合照剪了下来放在随身带着的记事本里夹着。

  车子缓缓启动伴随引擎发出的一阵嗡鸣,楚云秀专心地看路况,苏沐橙微微合上眼养神,彼此谁都没有提到第二天针锋相对的比赛。


楚云秀湿漉漉的指尖探下去,苏沐橙低低地喘息,抬手抵住她睡衣滑落的肩。

  整个卧室的光源只有一盏昏黄的台灯,映出苏沐橙微皱的眉和布满细汗的脖颈,她仰起头,无声地尖叫。楚云秀俯身与她接吻,动作轻柔。

  苏沐橙闭着眼慢慢地平复呼吸,再睁开时楚云秀正坐在床边抽了张纸擦手,收到她的目光半勾起唇角,抬起食指中指故意在她面前慢慢地张开又合起,苏沐橙半张脸缩在被子里红得不行,抬脚软绵绵地踹她。

  不愧是黄金一代的楚队长,攻击又快又准。

  楚云秀拍拍她脸颊,洗过不久还没干透的长发顺着肩头披落下来,还散发着湿气,苏沐橙揽住她的腰,眯着眼蹭了蹭。

  “睡吧。”楚云秀轻声说,“做个好梦。”


    比赛场地设在离公寓不远的体育馆内,楚云秀和苏沐橙从偏僻的后门偷偷绕进去的时候场馆内已经坐满了观众,毕竟是烟雨战队的主场,观众还是举着烟雨战队标牌的比较多。楚云秀回头看了一眼苏沐橙笑道:“可不要压力太大哦。”

  苏沐橙点头,突兀地伸出手来:“那就请多指教了,楚队。”

  楚云秀伸手与她相握,别有深意地紧了紧。


  她跟楚云秀之间从来都不存在竞争关系,但一边是为了兴欣,一边是为了烟雨,总有针尖对麦芒的时候。她知道楚云秀不会介意,就像她自己也是同样。

  象征性地一握手后苏沐橙绕向选手准备室的方向,快走到门口时她忍不住转头往楚云秀的方向看过去,见楚云秀还站在原地,迎上苏沐橙的视线还心情颇佳地双手给她比了个心。苏沐橙欢快地给她回了一个,再往准备室的时候就比刚才放松多了,偷偷在心里唾弃自己没出息又压不住的高兴,这就使得她出现在方锐等一众兴欣队员的眼中时脸上是一副纠结的介于“想吃人”和“欢欣鼓舞”当中的喜庆表情。

  方锐琢磨着是不是应该哪天带新队长去看一看,毕竟癫痫可是个大毛病。


  “咳,”苏沐橙飞快地整理好纷杂的情绪,再开口时语气严肃起来,“战术布置上次开会的时候我们已经布置过了,我重申一遍,小吴和罗辑配合方锐,切入对方阵容的薄弱点,小柔的优势在于突进和爆发,随机应变,风城烟雨我来应对,小安辅助我,其他人按照之前的安排原封不动。都听明白了吗?”

  叶修和老魏离队后由苏沐橙和方锐亲自把关从转会窗口带进吴桐和程宇轩两名队员,女孩子吴桐顶替了之前老魏的位置,角色名桐叶纷,是一名术士,而程宇轩操纵的泣血则是兴欣从来没有过的职业——刺客。这次战术布置由苏沐橙一手完成,在荣耀赛场打拼这么多年,尽管身边一直有着依靠,她也再不是刚进荣耀时事事需要指点的小菜鸟了,周全的战术布置让方锐都没有指出任何问题,最后直接拍板定下。


  呐喊声震耳欲聋,苏沐橙踏上选手席的时候几乎是有些恍惚的,兴欣粉丝的人数虽然略微少于烟雨,但是声势一分也不弱,苏沐橙一一看过去,观众席上的许多人站起来冲兴欣选手挥舞着手上的小旗子。她笑着招了招手和粉丝们打招呼,左手藏在队服的袖子里,微微攥紧了袖口。

  不能输,她这么告诉自己。


  那边的烟雨也是刚刚上场,新一轮的吼声差点掀翻体育馆的屋顶。苏沐橙坐在选手席上托着腮,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楚云秀波澜不惊地从准备室走出来,礼貌地冲观众席倾了倾身就坐到了选手席上,身后跟着的是李华和舒可怡舒可欣两姐妹。可以想象解说已经开始对烟雨战队的排兵布阵大肆评价了,两个神枪手在目前烟雨战队的阵容中只能说是起到了边缘的作用,尽管这对组合引来了相当大的噱头,但是并没能使烟雨表现得比之前几个赛季更加强势。

  苏沐橙打量着烟雨战队,在脑海中回放着之前看过的比赛视频,做出调整后的烟雨战队弥补了自己的短板,尽管没有阵容完美的战队那么优秀出色,也总算不是那样季后赛第一轮就被淘汰的惨状了。楚云秀大概是花了不少心思,苏沐橙心想,她都有黑眼圈了。

  苏沐橙在看,楚云秀当然也在看,重点目标则直接放在兴欣的两个新队员身上。在此之前这两人在比赛里都显得不是很出彩,也并没有什么太过令人惊艳地方,但如果仅仅是如此,凭借苏沐橙和方锐的眼力,自然是不可能挑选他们的,藏拙的举动不可谓不明显。她眉头紧锁,食指微有些焦虑地敲着桌面。


  第一轮个人赛,三场。

  楚云秀沉吟了一会儿,转头道:“孙亮,你上吧。”

  作为拳法家的孙亮在应对对面至少四人以上都有百分之七十的胜算,楚云秀推测苏沐橙要么派上那个新来的术士,要么让方锐出手。召唤师想硬抗拳法家还是有些难度的。楚云秀看向兴欣那边,瞳孔一缩。

  召唤师昧光站了起来,向比赛席走去。

  楚云秀愣住了,召唤师和拳法家?她本来想叫住孙亮叫他防着点,转念一想孙亮也不是新手,面对召唤师的时候总归还是会保留几分警惕的。身旁的李华突然出声问道:“孙亮跟召唤师打,没问题吗?”楚云秀摇摇头。


  场上地图已经刷新,由烟雨选择的图——风中劲草,相当适合强攻的,只有遮蔽视线的作用却并无阻挡攻击的防护作用,用以给孙亮抢占先机。孙亮一进入地图就一个就地翻滚躲入草中借助飘摇的绿草隐蔽身形,试图借着地形给来不及召唤的昧光一套埋伏。他这边耐心等着,从全息投影的观众席上再看去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昧光不慌不忙地站在拳法家的视觉死角飞快地吟唱召唤,死亡骑士渐渐成形。他并没有急着召唤出魔界之花,还没有与孙亮正面交战的时候无论在哪一处召唤出魔界之花无疑都是不明智的。

  在召唤出死亡骑士作为保护后昧光在众人的目光洗礼下又召唤出了一只摇摇晃晃的哥布林,径直向前走过去,赫然是孙亮埋伏的地方。场上观众都在思考昧光究竟是怎么推测出来的,苏沐橙扫了眼孙亮的拳法家不甚明显地勾了勾嘴角。

  昧光作为召唤师依赖于合理的战术布置和操控,在练习的过程中对大部分适合埋伏的地图都经过系统的训练,此刻孙亮趴伏的地方只不过是众多埋伏点的其中一个,而昧光只是在试探。巧合中的巧合,并不存在太大的技术含量。孙亮反应也快,在哥布林判断敌人出现自动攻击之前就再次翻滚变换角度推测出位置继续接近昧光,此刻距离昧光这个脆弱的召唤师也就堪堪七八个身位格的距离。

  昧光动了,扔出一个印记指挥哥布林继续往前走,在孙亮埋伏的地方站定,就在孙亮打算施展技能的时候他用出了召唤师的三技能,交替。瞬间换到孙亮技能下的就是那只小小的无辜的哥布林了。死亡骑士不声不响地站在哥布林身旁,自动判定敌人,迟缓地抬起了手里的剑向孙亮劈来。

  孙亮,位置暴露。



-TBC-

评论(7)
热度(23)
© 抱春而死。|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