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兔x孟婆】短4题。

1.


  孟婆最近有点烦躁。


  千百年前她在地府熬汤的时候就认识了山兔这个小麻烦鬼,直到千百年后,平安京社区已经成为京都模范社区的今天,她居然还在自己隔壁雷打不动地住着。这无疑是很令妖烦恼的,鉴于她的折腾程度是整个平安京公认的第一。


  作为平安京小区的药剂师总负责,孟婆每天早上都准时地七点半定好闹钟起床去药房待着,一分钟也不差。当然,也不可避免地碰见同样每天准时七点半起床出门晨练的山兔,有时候是穿着运动衫一本正经地跑步,有时候只是随意地走走,一字裙下的小腿弧线优美。她会热情地向孟婆打招呼,雪白的发丝扎成一个高高的马尾,赤色眸里闪亮的永远都是仿佛从不会熄灭的光芒,脸颊上一个是一个可爱的小梨涡。


  孟婆不喜欢那样的笑容。


  因为她好像一直如此,无论是对住在隔壁的跳跳一家还是已经出任CEO常年在公司加班的的阎魔大人,都是那样天不怕地不怕的天真模样。尤其是最近刚刚应聘上拉拉队长的职务,每天都笑容满面的,还给寄生魂那个玩保龄球的家伙跳舞加油。

  孟婆越想越生气,气鼓鼓地决定单方面跟山兔绝交一天。



  虽然那天晚上山兔敲开她的门并诚意满满地送上一盘自己烤的小饼干时,她还是没能拒绝。


2.


  阎魔大人和判官大人在一起了,山兔趴在孟婆柔软的薄被上翘着一双腿晃悠来晃悠去,把孟婆偷偷藏的小零食全部翻出来摆在床上,正挑了一袋萝卜干吃得津津有味,并且同时含混不清地把这个爆炸性的消息告诉了孟婆。


  “什么?!!!”孟婆呆了一秒钟,第一次觉得自己明明已经非常完美的的世界观需要被重塑。

  “蛙先生告诉我的,他什么都知道。”山兔自豪地说道,顺便把另一根萝卜干塞进嘴里。

  就是那个拉拉队后勤?孟婆突然觉得不是那么高兴了。

  “我也懂得很多呀。”她这么说,在山兔赞同地猛点头时试图让自己脸上的温度降下去一点。


  “还有不要在我的床上吃东西!!”

  “呜哇小孟婆我错了!不要拿锅砸我啊喂!!!疼疼疼——”


  孟婆玩累了,跟山兔并排躺在床上捯气,依然对这个玄幻的世界理解不能。虽然作为阎魔大人秘书的判官大人也很有能力 … …但是孟婆一直以为阎魔大人会跟酒吞大人或者青行灯大人在一起。


  “他们为什么要在一起?”

  “因为他们彼此喜欢。”山兔颇为耐心地回答。

  “什么是喜欢?”


 “… …我也没有答案啊,小孟婆。”


3.


  山兔不是一个深思熟虑的兔子,虽然这一点被蛙先生教训过无数回,她还是坚持认为自己第一眼认定的就是最好的。就像不规不矩种在花盆里的小胡萝卜,像清晨的第一缕春风,还像小孟婆。她从很早的时候开始,或许得追溯到八九百年之前,就开始注意到这个永远故作老成地板着脸,一举一动却又掩不住少女的娇柔的姑娘了。她话不多,朋友也不多,除去地府那几个“工作伙伴外加上司”以外,就再也没有别的熟识的妖了,或许还有牙牙?但是一旦跟她熟悉起来,她身上那股护短的劲儿,可值得一看啦。


  隔壁阳台上种了许多花花草草,山兔经常趴在栏杆上侧着脑袋看,孟婆有时会出来给她的花浇浇水,只不过在看见山兔的时候会非常自然地一叉腰,张口就数落她。无非就是不干正事总发呆啦,又旷课没去学校啦,还有上上次给那谁谁加油忘记带彩球啦,零零总总能数出一大串儿来。要是山兔还不走,她就会把下巴一扬,气呼呼地进屋去。山兔趴在栏杆上继续等,过不了一会儿就会又瞅见紫色的小身影噔噔噔地跑出来,把下午茶点心一类的递过来。被刷上一层粉色的小脸微微鼓着,结结巴巴紧张得不行却偏要用理直气壮的声把那点不好意思全压下去。

  “给、给你的!你可得拿好,不吃我不饶你!”


  “谢谢呀小孟婆。”她把东西全接下来,琢磨着什么时候自己也种些东西来交换好了。


4.


  孟婆总是被山兔拉去赛跑,答应一些奇奇怪怪的赌注。

  赌注的内容是真的千奇百怪,原地转五圈?说出自己炸的第一次锅的时间?居然还有 … …等等,做一百次胡萝卜干是个什么东西?

  然而每次山兔期待不已地握着她的手腕央求着的时候,她都会忘记自己本来欲出口的拒绝话语,变成鬼使神差的点头和气喘吁吁的懊恼。山兔好像总是有一种奇妙的魔力,心里那点不痛快的小情绪就无声地化成了一汪清泉似的,怎么也逃不开。

  真是的 …!孟婆在心里小声嘀咕道,绝对绝对没有下次了,如果她还要跟自己赛跑,就严词拒绝!


  不过她又想到,山兔跑起来的时候跟平常是不一样的,眼里多了几抹明亮的,说不清的色彩,像是被这样简单的活动注入了满满的活力,输了也不恼,好脾气地一笑,又嚷嚷着要去看星星月亮了。

  真是羡慕她这样简单的快乐。


  她轻轻放下手上的笔吹拂掉沾上的橡皮灰,原本随意涂画的形象清晰起来,是一只眉目灵动的兔子。





摸鱼。

评论(1)
热度(15)
© 抱春而死。|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