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苏】理想三旬

http://music.163.com/#/song?id=31445772

BGM:陈泓宇-理想三旬



轰鸣的气流声伴随着起飞的失重感一同袭击了苏沐橙的感官,她微微闭上眼,适应着压力带来的耳鸣。这次的航程有一个好开端,航班准时起飞,身边的座位则空了出来。


  后座的乘客窸窸窣窣的交谈似远似近,她开始觉得有些困了。


  定机票定得匆忙,打完兴欣的这一轮客场算算时间,还有一周的时间准备。又忙不迭地翻翻手机日历,似乎跟楚云秀的空闲时间有三四天的重合。苏沐橙把飞机上的毛毯往上拉了一下盖住肩膀,顺着座位往下滑直到找到一个刚好的姿势休眠,连夜定了去S市的机票熬了一整晚的困意萦绕在她脑海里,坠入睡梦之前她迷迷糊糊地想起自己似乎忘记了给楚云秀发短信通知她的行程。


  就当是送她一份惊喜吧。


  两个小时的航班比预计用了更长的时间,下午出发,落地的时候天边已经擦黑。苏沐橙走得随性,只拎了个手提包,此刻茫然无措地站在S市机场的门口,突然发觉应该给楚云秀打个电话了。


  她在口袋里摸了摸找到手机,开机界面刚一消失就看到了十几个来自楚云秀的未接,苏沐橙手忙脚乱地回拨。


  对面几乎立刻就接了起来。


  “苏沐橙,你跑到哪里去了?”质问隐隐藏着几分气急败坏,优雅的嗓音压着怒火。


  苏沐橙心说糟了,楚云秀哪种生气的样子她都见过,总共可以分为三级:第一级是一脸怒容不顾形象爆几句粗口,这种最好哄,顺顺毛安抚过一阵子就不气了;第二级则比较可怕,阴着脸不说话,任她怎么撒娇央求都没有用,只能等她自己消气才行;最后也是最严重的一种,保持笑意语调款款,苏沐橙简直能通过电话想象她嘴角翘起的弧度和仿佛要杀了她的凌厉眼神,这一声全名叫得她心尖儿都颤了颤。


  “想找你,就定了票。”苏沐橙底气不足地回答着,脚尖不自觉地向里靠了靠,就好像初中被班主任罚站似的。


  “你现在在哪里?”声音又拔高了几度,苏沐橙连忙报上机场地址。


  那边烦躁地嗯了一声,好像准备挂电话,突然又加了一句:“别动,站在原地等我。”


  苏沐橙乖乖地应了。



  挂了电话她站在原地越想越委屈,自己的心情难道楚云秀无法理解吗,她就是单纯地想见她。长时间的比赛让两人都有些疲惫,楚云秀身上的压力则更甚,更别说分隔两地,本来她藏了一匣子的话想说,比如我好想你,比如我们什么时候能见一面,然而每次从电话里听到她累极还强撑着的声音,苏沐橙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苏沐橙抱着手提袋魂不守舍地站在原地等着,手机又震了震,这次是叶修的短信:


  “云秀说你到了。”


  “嗯,我到了。惊喜没给成,反倒成了惊吓。”末尾苏沐橙加了个笑脸,她知道叶修肯定能看出来她心情低落。


  站了一会儿觉得有点饿,那边叶修还没回消息,她换成左腿支撑重心,在包里翻翻找找摸出一颗糖,还是陈果硬塞的。她剥开糖纸放进嘴里,葡萄味在口腔内迅速化开,与此同时迎面来的那辆路虎大亮的车灯闪了闪。


  苏沐橙不适应地半眯起眼,就看见这辆深黑色的路虎一个急刹车停在了自己面前。她没有动,思索着楚云秀什么时候换了这么烧的车。


  驾驶座上的人一把推开车门动作利落地下车冲她走来,苏沐橙抬起眼,正对上楚云秀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眼神,她哑然地启唇,可什么也没说。


  S市的秋天说不冷也不冷,但晚间降温的时候温度还是偏低的,楚云秀大概是仓促出门,只穿了件不保暖的针织衫和一条亚麻色牛仔裤,随便踩了双高跟鞋。


  她袅袅婷婷地就那么往苏沐橙面前一站,苏沐橙立时丢盔弃甲。



  “秀秀 … …”苏沐橙唤她,楚云秀没接茬。

  “走了。”


  楚云秀拿过她手上的手提袋扔到车后座上,半强迫地把苏沐橙带上副驾驶座,还不忘体贴地低头替她系好安全带,就像她一直做的那样。苏沐橙听话地由着她来,楚云秀关上车门准备启动的时候她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她新用的洗发水是自己喜欢的甜香。


  苏沐橙双手抵在膝盖上望着楚云秀,眨眨眼,然后又眨了眨。


  楚云秀被她看得好笑,面上却没露出来,闷声不响地抬手打开车上的收音机切换到晚间交通频道,又把音量调低,一副耐心等苏沐橙老实交代的架势。


  “你换车啦秀秀。”


  没想到等了一会儿苏沐橙突然冒出来一句这个,楚云秀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还是没忍心凶她。


  “车前几天去修了,急着出来又打不到车,找人借了一台。”


  “噢,这样啊。”苏沐橙应声,然后又不说话了。


  楚云秀微挑眉。



  苏沐橙在明目张胆地打量她,从清秀的鼻尖一直到露在针织衫外的锁骨,再到半挽起的袖口,单手握着的方向盘,纤细修长的葱指。


  职业选手常年在键盘上飞舞的手,白皙得不像话。


  她想起这双手温柔地拂过她的发,划过她的唇,描摹过她双眼的形状。


  “别看了。”楚云秀出声制止她,像模像样地往窗侧移了移借以躲避苏沐橙那让她浑身不自在的眼神。


  “你好看呀。”苏沐橙很自然地笑了起来,笑得特别开心,眼角眉梢尽是温软缱绻的笑意,楚云秀看了她一眼,顺手揉了揉她发顶。


  哪儿有她好看,精致的眉眼和窈窕的身段,天生的衣架子。


  又是一阵沉默,但是不压抑。


  苏沐橙偷偷用余光瞥她,小心留意着她的神色,半天才咬咬牙:“你不问我为什么说也不说就来找你?”


  楚云秀淡淡地回道:“不用问了,多半是忘记发短信。”


  车缓缓停进车位,楚云秀转过头来看向苏沐橙。


  车位刚好在楼梯的阴影笼罩下,可苏沐橙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能够看清楚云秀眼中危险却诱人的笑意。


  她刚想为自己的不告而来做个辩解,楚云秀凑过来蜻蜓点水般地落了个吻在她唇上。


 


 “下不为例。”


  “… … 知道了。”


  “行程安排要提前跟我讲。”


  “好。”


  “吃面吗?”


  “我来吧。”




————————————




  楚云秀的小公寓买得很高,二十五层最顶楼,奢侈地安了个落地玻璃。


  苏沐橙走进去的时候灯没开,窗外深浓的夜色洒落在屋内,华灯初上。


  “穿上拖鞋,地上凉。”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但每次进来的时候楚云秀都会叮嘱她。苏沐橙穿上专门为她留着的兔子拖鞋继续往里走,落地窗前的羊毛地毯很舒服,苏沐橙在地毯上坐下,仰起头注视着楚云秀慢悠悠地在沙发上放下包,把半敞开式厨房一侧的窗户打开通风,又绕回客厅居高临下地回看她。


  “秀秀。”她又笑。


  楚云秀拧眉,催促她起来。


  “别坐地上,有沙发有椅子。”


  “我不。”苏沐橙一个后仰躲过楚云秀的爆栗,顺势往后一躺。


  楚云秀拿她没辙,从客房拿了条多余的薄毯给她盖腿,苏沐橙只穿了条白色连衣裙,收腰又好看,只是显得整个人轻飘飘的。


  见苏沐橙顺从地把毯子裹在身上,楚云秀转身打开冰箱打算自力更生下个厨,毕竟指望那个趴在地上的小懒猫起来煮面是不大可能了。


  水刚沸腾,楚云秀以皮绳随手将长发一挽准备把食材放进锅里,一双手忽然从身后伸出环住了她的腰。


  苏沐橙温热的鼻息洒在她后颈,她的后背僵直了两秒钟,又暂时腾不出手来,只能用肘关节轻轻向后推她,力也不敢使得太重,苏沐橙没松手,依然紧搂着她。


  “闹什么呢你?”楚云秀在身后人的禁锢下略显艰难地从橱柜里找出两双筷子放在热气腾腾的碗上旋身背靠流理台,苏沐橙用小鹿似的湿漉漉的眼神看着她。


  上一次苏沐橙用这样的眼神注视着她的时候是叶修刚刚决定组建兴欣战队,苏沐橙又哭又笑的情绪波动特别大,这一次大概也是藏了什么事。


  但是楚云秀太累了,赛季成绩不理想第一个承担责任的就是队长,她深呼吸了一次,觉得累到有些不想去问。


  她如果想说,会主动告诉我的。楚云秀这么安慰自己。


  “没事。”但是苏沐橙没有说。


  她只是突兀地放开了手帮忙把面端到桌子上去,楚云秀只觉得一空,她已经拉开椅子准备坐下开动了。


  楚云秀迟疑地思索了一会儿,还是没明白她在不安什么。所以最后她也什么都没有表示,陪着她安静地坐下来吃面。


  “这次打算待多久?”楚云秀放下碗抽出纸巾抿了抿唇开口问道。


  苏沐橙想了想:“两三天吧,到你归队训练。”


  “好,那我跟队里说一声。”楚云秀伸手食指蹭过苏沐橙唇角起身收拾桌子,把用过的碗筷扔进水槽。


  苏沐橙看着她,只觉得连日来的紧迫感消退以后只剩阵阵疲倦,她不知道自己在累些什么,但莫名其妙地提不起劲来。


  如果换了平常在餐桌上吃完饭她一定会跟楚云秀窝在沙发上挑些剧看,懒洋洋地依偎在一起,聊些白开水的话题。


  但她只是垂下眼帘站起来低声对楚云秀说道:“我去洗澡。”


  “嗯。”


  都有些心烦意乱。




  苏沐橙从架子上取下毛巾擦拭脸上的水,跟楚云秀用的那条一模一样,楚云秀的挂在右边。


  她捏着毛巾站在原地,浴室里蒸腾的温度大概是有些过高了,让她眼圈发热。


  苏沐橙小小地吸了吸鼻子,觉得自己这股委屈劲儿来得莫名其妙的,她不想向楚云秀宣泄这样的负面情绪,毁掉了她们难得的见面。


  镜子受到水雾的模糊已经有些看不清人了,苏沐橙把毛巾挂回去,回头看着镜子雾气上的自己。棕栗色的长发披肩垂下,头顶几缕不安分的发丝胡乱地翘着,身上白色的浴袍裹得严严实实的,眼睛有点红。


  那厢楚云秀敲了敲浴室的门,鉴于苏沐橙已经在里面待了半个小时。


  “这就出来了。”苏沐橙说了一声,带着浓浓的鼻音。


  楚云秀敲门的动作顿了顿。



  苏沐橙对着镜子给自己加油打气,努力地把嘴角向上提,试图弯出楚云秀平常最喜欢的笑,没能成功。


  镜子里的人萎靡得不像话,强打精神的模样怎么看怎么不像真的,苏沐橙懊恼地揉了揉自己的脸,还是决定就这么出去。


  推开门走回客厅的时候楚云秀就靠在沙发边,指间夹着一支快要燃到尽头的香烟。听见响声她抬起头来,匆忙把烟头摁灭在茶几上的烟灰缸里,用一种几乎是茫然无措的目光看着苏沐橙。


  苏沐橙被那样的目光惊了一跳,眨巴眨巴盛着水的眼睛走过去。楚云秀自然地张开手臂,将她抱了个满怀。


  苏沐橙靠在她怀里,楚云秀身上熟悉的烟味,是她喜欢抽的圣罗兰。


  “不是让你少抽烟了嘛。”她半是埋怨地冲楚云秀撒娇。


  “嗯,下次不抽了。”楚云秀答应,在她额头上亲了亲才松开手臂,“我去洗个澡。”



  苏沐橙抬头看了眼挂在墙上的时钟,八点半,有点早。


  她想起来这钟还是她帮忙挑选的,楚云秀在QQ上一本正经地跟她聊新家的装饰和小物件,她兴致勃勃地提供建议。彼时她还没有表白,于是她们聊天聊得很广,天南海北什么都聊,从联盟的内部八卦聊到新上映的电影内容,从家长里短谈到技术操作。


  好像在一起以后这种简单的快乐就少了很多。


  她开始谨慎地斟酌词句,打字前思索半天,还经常因为这个原因忘记回楚云秀消息,好在她并不介意。她让自己看起来活泼又乐观,跟楚云秀聊天的时候好像字符都在起伏跳跃一样。


  她才不是永远都那么开心。



  放在桌上的手机震了震,是叶修的信息。苏沐橙划开锁屏飞快地打字回复。楚云秀大概没有肉麻地用彼此生日或者其他什么当锁屏密码的习惯,而她自己的甚至根本没设锁。


  叶修大概是才看到消息,回得漫不经心的。


  “你在云秀家?”


  “是啊。”苏沐橙没什么营养地回复。


  叶修很快回复了消息,估计正悠哉地叼着烟看短信:“闹矛盾了?怎么闷闷不乐的。”


  “没,就是觉得有点儿累。”


  那边回复了个“正常”就没了下文。苏沐橙撇了撇嘴,当机立断地把从叶修那儿索要贴心建议的不靠谱想法扔出脑海。


  算了,苏沐橙随手放了手机挫败地把自己扔进主卧的床上盯着雪白的天花板发呆。


  分明一切都应该好好的,互相道个温柔的晚安然后相拥而眠,第二天早上醒来人还在身边,这才应该是常态。


  然而现实是她倦怠地合上眼沉沉地睡过去,就连楚云秀的身躯陷入床的那一侧也没有醒来。



  楚云秀凝眸望着苏沐橙熟睡的面容,睡着的她比平常多了些柔软和甜美,少了几分眼里的顽皮狡黠。楚云秀抚了抚她发端,替她把压在身下的薄被抽出来重新在她身上盖好。


  “晚安。”她轻声说,苏沐橙长长的眼睫微微颤动。





  苏沐橙起得有些晚了,睁开眼时挂钟已经摇摇摆摆地指向十点,她撑着上身坐起来,身边空荡荡的。


  她条件反射地一愣,就听见客厅有模糊的声音传来,音量压得很低,听不太清。苏沐橙揉揉眼睛驱散最后一丝残存的睡意下床,卧室的门掩得只剩一道门缝。


  楚云秀在讲电话,只披了一件藕荷色的外套,看起来也才醒来没多久。


  “是的,两天假。”


  “非常抱歉。”


  “嗯,就两天,麻烦了。”


  挂断电话她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卧室的方向,正对上苏沐橙清明的视线。


  楚云秀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似乎还有些抱歉:“吵醒你了?”


  苏沐橙否定地摇摇头:“不是,自然醒。”视线又悄悄瞄过她暴露在空气中优美的长腿,补充道,“你还是多穿一点。”


  “你换件衣服,我们出去吃。”楚云秀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回道。苏沐橙这才注意到她换了一只新表,崭新雪白的表盘很衬她的肤色。原来那个旧表颜色是浓深的黑,苏沐橙经常抱怨不喜欢那个颜色,楚云秀总说到时候换一个,没想到是说真的。


  她一笑:“我喜欢你的表。”


  喜欢你。


  楚云秀把外套往沙发上一脱进屋换出门的衣服,从苏沐橙身侧经过的时候轻声道:“你喜欢就给你戴。”


  你喜欢我,我就是你的。




  楚云秀家楼下不远就是一家餐馆,口碑不错,回头客一批接着一批。楚云秀领着苏沐橙找到靠窗边的位置坐下,点了几个家常菜。楚云秀抬头看了看苏沐橙,又向服务员要了一杯可乐。


  苏沐橙笑起来,眼里亮晶晶的。楚云秀在那一瞬间突然很想遮住她的双眼,认认真真地告诉她,让她别看。


  那样的深情和真挚,好似心被放到火上灼烧了一个来回。 


  楚云秀忍住了用手去碰一碰她眼角的冲动,掩饰性地把菜单递给服务员,与苏沐橙的目光错开,因此也错过了她热情冷却后略显黯淡的神色。




  下午楚云秀牵着苏沐橙在街上闲逛,把平日她经常去的地方都带她走了一遍,不时向她说些什么。


  “这家清晨卖的早点很好吃。”


  “这条路去训练最近,经常会碰到队友和训练生。”


  “这里的咖啡泡得浓度刚刚好,拉花应该是你会喜欢的样式。”


  意外地话多。


  反倒是原本应该扮演接话角色的苏沐橙比往常都要沉默,偶尔发出肯定的单音节表示自己在听。


  楚云秀有一丝微妙的错位感。


  走到钟楼广场的时候苏沐橙突然停步,好像终于神游回来。


  “我们上去看看吧。”她这么说道。


  楚云秀没有拒绝。



  等到她俩都爬上钟楼楼顶的时候,最后一缕残阳正从远处落下。夕阳的余晖为整座城市镀上一层薄薄的金色,钟楼的高度足以让站在上面的人好好体会一把“一览众山小”的感受。


  苏沐橙站在大开的窗口前向外眺望,然后转过身来朝向楚云秀。


  楚云秀锻炼的不少,但是爬上这么高的钟楼还是有点喘,她平复了一下呼吸抬起头,苏沐橙忽然踮起脚尖亲吻她,就那么轻巧地一过,快到楚云秀还没能反应过来。


  然后她后退了一步抬头看着楚云秀,笑得分外腼腆又害羞。其实她们俩身高差没有那么大,大概也就高个那么几厘米,可是苏沐橙踮脚的动作小心翼翼的,落下的吻很浅。


  苏沐橙逆着光,原本色泽就很浅淡的发此刻仿佛透明。


  浅金色的太阳终于渐渐地降下去了,温度也随着它一点点地散失殆尽,可楚云秀全身的血液却突然汹涌澎湃起来,叫嚣着要燃烧,几乎要冲破躁动的心脏,她呼吸一窒。


  “沐 … …”她想开口,但是话语艰难地卡在喉间。


  “没事啦。”苏沐橙笑意盈盈,她一直都是那么笑的,可是楚云秀觉得心慌。


  “我要好好想一想,秀秀。”苏沐橙说。


  眼里的情绪晦暗不明,但很坚定。


  所以楚云秀没有反对。


  她也没敢。



  她知道苏沐橙坚持起来简直就像是拉不动的水泥桩,固执要强得可怕,任谁阻止也没用。楚云秀走在苏沐橙身后往家的方向挪的时候想道,也许她该给苏沐橙多点信心。


  可是她害怕。



——————————



  苏沐橙待在S市的第三天楚云秀没能陪她,烟雨俱乐部经理临时组织的应酬,想不去都难。楚云秀为难地在电话里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应了下来。


  苏沐橙正抱着ipad靠在床头看小说,楚云秀没有问她在看什么,虽然她平时都会这么干。


  见她挂了电话苏沐橙抬起头,不是很高兴地蹙眉挽留她:“一定要去吗?”


  “嗯。”楚云秀也不大情愿,但还是点头。


  “我帮你挑一条裙子吧,你就穿我挑的那件去。”苏沐橙朝她说道。


  “好啊。”


  楚云秀发现自己越来越摸不清苏沐橙了,说了要好好想想后的十几个小时同她嬉笑玩闹又像没这回事一样,要求照提,天照聊,就连剧也照样一起看,让她实在不知道该用一种什么样的心情面对她。


  苏沐橙说挑就是真的挑,一个翻身从床上坐起来就拉开了楚云秀的衣柜。


  简简单单的衣服堆里有一半都是她跟苏沐橙一起买的,要么是苏沐橙帮她挑,要么是她们俩一人一件相同的款式。楚云秀恍然,她好像很久没有买过新衣服了。


  能穿去正式场合的裙子数量屈指可数,苏沐橙捡出来三件,把其他都挂回衣柜里。


  阳台的左边就是巨大的落地镜,旁边则是楚云秀不怎么使用的梳妆台,桌上摆的瓶瓶罐罐也是买回来就不太曾用过,只偶尔化个日常妆,很淡。偏巧苏沐橙就喜欢她的淡妆,一颦一笑之间都是不可言说的风情。


  “穿这件吗?”苏沐橙把楚云秀从思绪里拉出来,她拎着一条深蓝色的裙子,还选了个配套的胸针给楚云秀,楚云秀接过来,“你穿上看起来大大方方的。”


  扣上腰间的搭扣,楚云秀扫了眼镜子,不得不说苏沐橙的眼光是真的好,深蓝色得体而优雅,与楚云秀的气质万分契合。


  “就它吧。”楚云秀说道。


  “要大杀四方哦。”苏沐橙拍拍楚云秀的后背,楚云秀抬手猛地攥住她过分细但有力的手腕。可苏沐橙轻松地抽回手,回到床上重新拿起她的ipad。


  “化完妆就去吧。”




  楚云秀“砰”地一声摔上门走了出去,没有回头。


  苏沐橙把停留在锁屏界面上等着她解锁的ipad放在一旁,脱力般躺倒,大脑一片空白。她觉得有什么事情正在逐渐脱离自己预计的轨道,比如原本清晰不已的、将要一起共度的未来,现在也雾蒙蒙的了。



  秀秀,我快撑不下去啦。





  今天的天好像黑得格外早,苏沐橙断断续续地睡着,做各种各样的梦。一会儿是叶修带她玩荣耀,一会儿是在选手席里难得的紧张不安,一会儿又是全明星上的灯光闪耀。什么片段都有,在她经历的短暂人生里,她有印象的事情,好像都在不甘寂寞地跳出来博取存在感。


  可最后凝固在她脑海里的只有一个身影,站在那儿好像柔柔弱弱的,可又有一股韧劲,柔情蜜意地向她张开双臂,巧笑嫣然。眼睛酸涩,她跑过去想要扑入她怀里,那人影就散了,星星点点的光斑。




  她猛地惊醒,屋里一片漆黑。






  楚云秀几乎是撞进门的,本就酒量不好,酒席上却半推半就地喝了好几杯。站在公寓门前站也站不稳,摇摇晃晃地贴扶着墙,钥匙找了几次锁孔,最后一次才准确无误地打开门。


  细高跟鞋好像断了,她只觉得天旋地转,跌跌撞撞地倒在地板上,从神经蹿升上来的尖锐痛感让她忍不住“嘶”了一声。


  苏沐橙正站在窗边出神,闻声慌忙跑进客厅,一眼就看见了坐倒在地上拧眉摁着脚腕的楚云秀。


  “秀秀?秀秀?”她急切地叫楚云秀的名字,一边脱掉她另一只脚上的高跟鞋一边去拨开她的手查看她扭伤的位置,好在没有太严重。


  楚云秀半眯着眼看仰头看着眼前重影的苏沐橙,嗓音沙哑:“沐沐?”


  “我在呢。”苏沐橙忙着弯腰把她半拖半抱地弄上沙发。


  楚云秀眼神涣散,摸索地伸出手去够她,苏沐橙压低上身让她轻轻地触碰。她好像突然就安心了下来,微微挣扎的动作也停了。


  苏沐橙把她安置好,找来水喂她喝下,缓一缓干渴的喉咙,又查了查怎么醒酒,全部做完再回到她身前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手竟然在颤。


  她慢慢地蹲下来,楚云秀依然用水雾弥漫的双眼凝视着她。



  “这一下是因为你冲我发无名火。”她在楚云秀右脸颊上一吻。


  “这一下是因为你躲开我看你的眼神不敢和我对视。”她又俯身在楚云秀的左颊上一吻。


  “这一下是因为你去参加酒席,还把自己喝成这样。”她的声音有点抖,这一次吻落在楚云秀的鼻尖。



  “这一下——”



  她停顿了一秒钟。



  “是因为我爱你。”


  “我想把一切都给你,可我不知道你想不想要。”




  “我甚至不知道你爱不爱我,你好像很久没有跟我说你爱我了。”


  她语气温柔,动作却完全相反,几乎是恶狠狠地撬开楚云秀的唇齿长驱直入,那里还残存着酒液的醇香和烟草的苦涩,就好像是楚云秀的味道。她灵活的舌尖掠夺着楚云秀口腔的每一寸,激烈的唇舌挑逗间发出的水声暧昧而色情。


  楚云秀被她吻得几乎要喘不过气,耳尖都烧红了,身上仿佛过电。



  她无意识地回应着苏沐橙,却更方便了苏沐橙的侵略。她模模糊糊地想,她要是喜欢苏沐橙,就该喜欢她联盟第一女选手的身份,比她眼中的任何人都要出色的容貌。可她爱苏沐橙,所以这个笨蛋所做的一切在她的目光里都被无限放大,可爱得犯规。


  苏沐橙终于吻够了,气喘吁吁地放过她,脸上也是红透。


  “我爱你,楚云秀。”


  “我爱你。”她重复道。


  她把脸埋在楚云秀的颈窝,很少这么歇斯底里。楚云秀感到颈间一片潮湿,还带着苏沐橙的温度,很烫。她用左手寻上苏沐橙的背,动作生涩地安抚。


  “我想清楚了秀秀。”


  苏沐橙的声音闷闷的,但足够楚云秀听清。


  “我不应该这么折磨你的,我只是想,只是想告诉你我爱你,虽然它可能有点儿幼稚,但你能不能接受它?你不接受也可以,我,我也不会说什么,我就是 … …”


  苏沐橙语无伦次地边哽咽边倾诉,一句话说得七零八落,话里全无逻辑,哭得稀里哗啦的,楚云秀想,她就算在看最琼瑶的那段剧情时也不曾哭成这样过。


  她见楚云秀没反应,眼泪涌得更凶了,抽抽搭搭地还想说些什么,楚云秀打断了她。


  “我也爱你。”


  苏沐橙还没回过神来,木愣愣地问了一句:“什么?”


  楚云秀差点在这样严肃的情形下笑出声,她被酒精占据的头脑正一步步地回归清醒。


  “我说,我也爱你。”


  “怎么都爱。”




——————————





  “你再说一遍吧秀秀。”


  “ … … 不要。”


  “秀秀——”


评论(6)
热度(63)
© 抱春而死。|Powered by LOFTER